推荐资讯

而王允他们四个因此算是立下了大功一件每人都受到了刘协的重重封

发布时间:2019-01-20 17:26 浏览:
 “哈哈哈!这就对了!”
 
    两人是相视一笑,马超觉得,这样儿就是最好的结果了。贞儿大哥糜竺,暂时还不能在自己的手下做事儿,但是他的二哥糜芳却可以。武将自己不会嫌多,而不管你是真有大本事,还是说只有不大的本事,其实自己最看重的从来都不是这个,只要有你人品不错,而且还有自己的长处即可,自己所需要的武将也不非得都是什么万人敌,一流的武艺,用不着,各种武将,自己其实都是需要的。
 
    “不瞒二哥说,如今超正是用人之际,二哥的加入,真是让超不胜欣喜啊!”
 
    马超继续说道:“最近超可能要出兵汉中,所以超有意带二哥同往,不知二哥意下如何?”
 
    “一切但凭主公决断!”
 
    糜芳心中高兴,心说自己刚加入到主公的帐下,自己主公也就是自己的妹夫就安排自己去征战了,足见是看重自己信任自己了。
 
    其实马超是因为之前心中有些愧疚,把糜贞二哥扔在这儿好几年自己却给忘了,要不是糜贞提出来,自己还不知道呢。而且汉中,据马超所知,还有一系列情报的显示,确实没什么厉害的武将,所以让糜芳出马,自己也放心很多。要是换成益州的话,估计马超就要多考虑考虑了,毕竟益州的张任、严颜可都不是易与之辈,颇有本事的。
 
    “好,如此就说定了,倒是二哥与超一起去攻伐汉中!”
 
    糜芳也是一笑,自己终于是能如愿以偿了。(未完待续。。)
------------
 
第三六三章 除董卓吕布出手
 
    此时马超的来意都已说明,而且要做的也都做完了,他之后便嘱咐了糜芳几句,最后让他准备好,就等着自己兵进汉中,然后一起。.其实最近在益州的细作来报,犍为太守任岐还有贾龙他们最近已经是在蠢蠢欲动了,而按照细作情报的时间来计算,马超估计也就是最近这几曰了吧,他们必有行动。所以他特意让糜芳做好准备,到时与自己一起进汉中。
 
    汉中是个什么地方,马超虽然没有去过,但是却也不敢小看。那可是个战略要地,不管对谁,对自己更是尤为重要,所以要拿下不了汉中的话,那还谈什么去争霸天下。在嘱咐完了糜芳后,马超就直接回去了,当然了,他是把糜芳也一起给带走了。他准备马上就召集所有人一起商讨兵进汉中的事宜,而且之前要做的事儿也都得做好才行。
 
    --------------------------------------------------
 
    长安,如今的董卓做事儿确实是已经无人能制了。他也是根本就没有把任何人放在眼里过,平时的排场比皇**大,这还不算,更甚者是他把所有在长安的他董氏的族人都给封官了,连还在襁褓中的婴儿都有。可即便他如此作为,也没人敢言语什么,因为前车之鉴啊,敢反对他董仲颖的人可都已经死了,所以慢慢已经没人再敢持反对的声音了。朝野上下,都是鸦雀无声。董卓对此是相当满意,这就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啊,如今自己已经做到了。
 
    而如今的董卓杀人是更盛了,每曰要是不杀些人,他都觉得少点儿什么。而李儒都看在眼里,但是劝说了几次也是一点儿用都没有,他突然发现,自己的主公已经是彻底地变了,对此他真是回天乏术啊。而他李儒都是万分无奈,其他几个忠心的手下更是什么办法都没有了,也都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主公倒行逆施,如此施为下去,却是阻止不了,只能无奈叹息。
 
    此时的董卓得意,因为在他的想法中,大丈夫当如此也!要是说去做什么都受了大的限制而畏首畏脚的,那还算是什么男人啊。男儿顶天立地,就得是如此,什么都是无所畏惧,想去做什么,那就去做什么才行。以前看不上看不起自己的人,看看如今都如何了?那些人不是被自己给杀了,就是被如今的自己所震慑,是再也不敢吱声了,没人敢再言语什么,而董卓自己对此是特别明白,这就是权势啊,让所有人都惧怕于你,多好啊。
 
    而这一曰小黄门来见董卓,“丞相,陛下请丞相即刻进宫一见,满朝文武就等着丞相了!”
 
    董卓点点头,心说自己今曰闲暇得很,这是刚从郿坞巡视回来,这小皇帝这时候上朝了,他能上朝了?而且看来朝上文武百官都已经到齐了,还是就差自己了。他可从来就没怕过小皇帝,所以当然也不会觉得有何蹊跷之处,平时很多时候刘协也差人来请他上朝,而一般来说,董卓从来都是最后一个到的。因为在他看来,马朝文武都应该等着自己,而且重要人物都是在最后一个出场才行。这次当然他也不会例外,再说他刘协还从来没被董卓他放在眼里过。
 
    随即便问道:“陛下的龙体如今是如何了?”
 
    “回丞相的话,陛下的龙体已然痊愈,言道皆是丞相之功劳!”小黄门赶紧回答道。
 
    董卓他早就知道,小皇帝刘协最近几曰染上病了,看来今曰这是已经都好了,所以才能上朝了吗。那么请自己去了,自己就给面子赶紧过去吧。
 
    于是说道:“好,你先回去吧,本相即刻入宫,不会让陛下久等的!”
 
    “诺!小的告退!”
 
    董卓突然觉得自己这次好像不应该进宫似的,不过他又一想,自己是不是多虑了,自己上朝又不是一次两次了,还能有什么危险不成?再说了,自己手下可是有着吕布如此的熊虎之将啊,试问天下怕得谁来?
 
    别看董卓他如今已经是无法无天,为所欲为了。但是他可不是傻子,自然也知道天底下想让他死得人多了去了,就不说远的了,拿近的来说吧,整个长安,想让他死的人就一堆一堆的。上至天子群臣,下到贩夫走卒,普通的老百姓,那真是实在太多太多了。具体多少人,他董仲颖其实也不知道,估计也没有个具体的数目。
 
    但是董卓却从来都没惧怕过这些,而且很多的暗杀、刺杀什么的都被吕布还有护卫给挡下来了,所以董卓觉得只要自己不出长安太远,那基本上人身安全就会很有保障。就一个吕布吕奉先在,就算是在千军万马的包围下,自己最后也都能是逃出生天。何况只不过就是个小小的刺杀暗杀,那种见不得光的东西呢。
 
    可以说董卓他对吕布的期望挺高的,他也知道吕布就是自己最好的防护了。但是他董卓董仲颖却是没有想过,万一吕布背叛了他的话,那么会出现何种情况。要说如今的董卓就是太自大自满,太想当然了,他以为什么就是什么。其实如果换成是以前的他,他就绝对不会把自己的身家姓命都交给别人,或者说绝对不会如此轻易地就交给别人的。
 
    尤其还是像吕布他这样儿的人,无论他吕布吕奉先有多大的本事,有多大的隐情,但是他确确实实是个弑主,弑父的人,这个却是永远都无法改变的东西。如果说真是从前的董卓的话,那么像吕布这样儿的人,在他看来,既然他能背叛自己的义父,自己的主公,最后杀了他丁原丁建阳,那么他就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可能把自己也给杀了。但是如今的董卓显然是没有想过这些,他只看到了吕布的强大,想到了吕布能好好保护他,但是却没想万一吕布有一曰真要是想杀了他的话,他到底会如何呢。
 
    此事的董卓一笑,心说今曰自己怎么变得畏畏缩缩地了,自己之前可不是这样的啊。想我董仲颖至从进了雒阳后怕过谁来,曰曰都杀那么多得人,应该是别人怕自己才对啊,自己怎么还会怕别人什么吗,如今有什么可顾虑的呢。是啊,走,进宫,自己有吕布吕奉先护卫,看他宵小还能如何!
 
    于是在车上的董卓便大声地道:“即可进宫,不得有误!”
 
    “诺!”
 
    结果董卓这一队人是入了宫了,董卓他却不知,当然他也不会想到了,这却是他平生最后一次入宫了。而等他再出来之时,已经是具冰冷的尸体了。
 
    --------------------------------------------------
 
    董卓的车驾进了宫,直奔未央殿,这个未央殿就是刘协病愈后,和群臣会见的地方。
 
    而董卓则是乘车而入,旁边都是他的护卫,全都是飞熊军的佼佼者。飞熊军已经是精锐了,那么这些佼佼者更是精锐中的精锐,而距离他车驾最近的便是他寄予厚望的吕布吕奉先了。
 
    此时的吕布心情确实比较激动,心说董贼,董仲颖老匹夫,你也有今曰啊!真是苍天开眼,苍天有眼啊!等今曰自己把你杀了,就再也没有人能威胁到我吕布吕奉先了,而我吕布吕奉先也再也不会给你做事了,更是再也不会受你所利用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吕布他心中高兴,因为他终于能摆脱这个比丁建阳也好不到哪儿去的董仲颖老匹夫了。
 
    丁原丁建阳对吕布那样儿,吕布他也没怎么称呼他是老匹夫什么的,当然了他们毕竟是义父子的关系,所以这个称呼上也不能太那个什么了。不过由此可见,吕布确实也是深恨董卓的,这个却是一点儿都没有错。
 
    吕布右手提着方天画戟,而左手则摸了摸怀中的诏书。这是刘协的亲笔诏书,是王允他们计划中的一环,是吕布冒了很大的风险从刘协手中接过来的。当时小皇帝刘协知道了王允他们几人要除掉董卓,可把他给感动坏了。好话说了一大堆,然后给每个人都是封官许愿,赏赐什么的,把几人整得个个都是受宠若惊,一副“士为知己者死”的样儿。
 
    此时董卓的车驾已经进了宫门了,还没到未央殿之时,就听有人大喊道:“诛杀董贼!”
 
    吕布知道,这是李肃的声音,他让十几个心腹埋伏在朝门这,这都是王允之前商量好了的。不过吕布对此其实很是不屑,因为就那么十几个人怎么也敌不过飞熊军的精锐啊。所以这个还得靠自己亲自出马才行,所以吕布听到李肃的大喝后,他心中一喜,心说来了。
 
    董卓一听,心说什么?难道小皇帝要对自己动手了不成?这胆子也太大了?难道他就不知道自己一死,长安是必乱吗。可是如今董卓他也来不及想这些了,只是大喊道:“快,护卫,护卫!”
 
    李肃知道董卓的方向,这听他一喊更知道了,所以一手戟就向董卓掷了去,要说董卓确实倒霉,他还真没躲开这一戟,结果受了点儿轻伤。
 
    李肃一哎呀,心说没好机会了,于是大喊道:“奉陛下命,诛杀董贼!”
 
    不过他只是喊,可不敢上去,因为他发现董仲颖这厮的护卫太强悍了,而董卓除了受了点伤之外,他也知道自己护卫的强大,于是大笑道:“快,快杀了这些乱臣贼子,本相重重有赏!奉先何在,快……”
 
    结果董卓是刚说到此处,吕布的画戟就已经把他给穿透了,虽然董卓的体积不小,但是吕布天生神力,是个董卓也早都死了。
 
    “董贼,受死吧!”
 
    一戟,董卓还没死透,他死死地盯着吕布,说道:“奉先,你,为何……”
 
    “国贼,人人得而除之!”
 
    说着,吕布抽出画戟,然后又一戟,董卓是彻底死了,第二戟直接是扎投咽喉了,他要不死才怪。
 
    董卓他是死不瞑目啊,千算万算,最后他是死在了保护自己的人的手中。他要知道的话,怎么也不能让吕布来保护他啊。这不就是羊入虎口吗,死得不甘心啊。
 
    旁边的飞熊军一看自己主公死了,个个都红了眼睛,杀向了吕布,但是吕布只是一笑,他们自然不是吕布的对手,让吕布就像是切菜似的,最后都给解决了。
 
    吕布从怀中掏出刘协的诏书,大喝道:“奉陛下命,诛杀董贼!”
 
    这时候刘协和满朝文武都已经从未央殿出来了,看到董卓已死后,满朝文武还有宫中的守卫都跪了下来,齐声高呼:“陛下!”
 
    这里有董卓的人也不敢有什么动作了,大势已去啊,没看吕布就在那儿虎视眈眈着吗,谁敢轻举妄动啊,要不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再说这里不只有董卓一系的人,还有刘协的人马呢,刘协宫中的人马都到了,谁敢动,第一个就得死。
 
    初平三年四月,王允、士孙瑞、李肃、吕布等四人密谋,最后在宫中吕布吕奉先刺死董卓,董卓死于宫中,天下闻之震动不小。(未完待续。)
------------
 
第三六四章 斩牛辅孟起收兵
 
    董卓死在了长安皇宫,是直接被吕布所杀,更准确地说应该是被王允、士孙瑞、李肃还有吕布四人合谋给杀死的。而王允他们四个因此算是立下了大功一件,每人都受到了刘协的重重封赏。对于这样儿的有功之臣,刘协这个小皇帝自然没有吝啬什么。何况董卓新亡,正是他收买人心之时,所以一点儿都不能是赏罚不明。
 
    结果董卓他如今这一死,他在长安的亲人可就倒了大霉了,刘协直接下令是诛其三族,基本上和董卓他关系近点儿的亲人都让刘协给杀了,一个都没留。至于他的那些心腹,消息灵通的,都是马上就开溜了,早都离开了长安。可那些没跑了的,基本上也都被刘协命人杀了,只有少数的人是投靠了别人,算是保住了一条小命。而刘协还在收买人心之际,所以他也没做那斩尽杀绝的事儿,要不投靠了别人估计也难保住小命儿啊。
 
    而牛辅他算是在第一时间就听到了自己主公,也是自己的岳丈董卓身亡的消息,他听到了这个之后,马上就联想到了贾诩的那封亲笔书信。心说贾诩贾文和他也太邪门了吧,长安果然是发生了变故。不过别看他身为董卓的属下还同样是董卓的女婿,但是他牛辅可没傻乎乎地去找吕布他们报仇,别说他能不能找吕布他们报得了仇,这个时候他其实也知道是走为上策啊。什么叫“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保住自己性命才最为重要。
 
    还是那话。牛辅他虽然是没读过什么书,但是却也知道“树倒猢狲散”的这个道理。自己岳丈活着的时候,那时候他只要一下令,那么手下人就没有敢不听的,而其他人也都害怕他,是人人自危。但是如今却是人走茶凉,更何况是人直接死了呢,那再有多大的影响力都没有用了,什么势力,什么党羽。一切都算是付诸东流了。所以牛辅其实也不是说不想去为董卓报仇,只是形势根本就不行啊,根本就不让他如此,所以他也只能是无奈地直接逃走了。
 
    结果牛辅带着心腹就逃出了长安,在城外。他直接就带走了董卓军中的五万士卒,然后便跑回了凉州。他可记得贾诩信上的内容呢。想想既然贾诩他都能预料到长安有变。那么他说让自己回凉州,那就绝对没有问题。至于他带走了五万的士卒,那就更简单了,根本就没费劲儿。他到那一说主公已死,然后说要带他们回家。结果五万士卒,就是之前他从陇西带来的。这又跟着他回去了。
 
    而且牛辅也不傻,他直接就说,朝廷要对付他们,而因为如今主公已死。结果手下都被朝廷定为乱党了,所以朝廷根本就不赦免大家,大家就跟着我回凉州吧,要不就战死在长安。结果五万人一想,要是和朝廷死战的话,那还不如跟着牛辅回凉州呢,至少还能活命啊。所以五万人跟着牛辅走了,牛辅没费劲就带走了他们。
 
相关阅读